2010年1月28日 星期四

香港政府又一德政: 翻版菜園村 明益地產商

from next magazine
2010-01-28

正當高鐵被評地產項目,硬毀菜園村只為服侍富豪,那邊廂政府悄悄在新界北炮製「翻版菜園村」,不但剷平逾十條鄉村,甚至容許地產發展商踩入高生態價值的保育濕地。本身是觀鳥發燒友的前天文台長林超英,早前在網誌上炮轟政府受「有勢力人士」脅迫,開放塱原濕地,雖然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直斥林超英「荒謬」,但本刊發現,「有勢力人士」豈止倒泥霸地的新界土豪;剛公布的新界北新市鎮計劃,竟「巧合地」將長實、新世界和恒基等大地產商早年買落的呎價數元的「農地」和「科學價值」保育地,劃成「低密度住宅」,發展商毋須補地價便可建豪宅,賺數百倍利潤。



「香港人辛苦努力保下來的塱原高生態價值地區,竟然再有『有勢力人士』計劃以『發展』入 侵,並且靜悄悄地成功迫使政府部門把塱原規劃成一種以前從未有過但帶着『綜合發展』四個字的地區 ……」前天文台長林超英早前在網誌上講這番話,是針對規劃署去年十一月推出的「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規劃諮詢。諮詢文件中提到新界東北(塱原、粉嶺及打鼓嶺一帶)將發展成新市鎮,容納十三萬人居住,第二階段諮詢剛完成,還會再作三個階段的諮詢後才落實,但未有時間表。

一晚填平你塊田
「我覺得林超英好有正義感,講其他人唔敢講嘅嘢。」前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簡炳墀說。居住在塱原附近河上鄉四十多年的侯太樂申訴,受「有勢力人士」欺侮:「阿媽噚晚種菜,第二朝返嚟竟然已經俾人填平咗塊地!」侯說,母親數十年來在河上鄉耕種,養大九兄弟姊妹,但在去年七月,侯老太的農田一夜間被人填平。他們一家雖又報警,又向多個政府部門投訴,但不得要領。

簡炳墀指沒村長首肯,外人無法入村倒泥:「有人倒泥頭,警察同區議會都干涉唔到,得村長可以話事。有外人走入去亂咁倒泥,如果事前冇村長批准,實俾鄉下人打死!」「村長同阿媽講幾次,叫我阿媽賣塊地俾佢發展,阿媽唔肯,估唔到搞成咁!」侯太樂口中的村長,是他同村兄弟侯志強。本刊翻查地契,北區區議會副主席侯志強與其他人士早在五年前以五百一十萬元購入了附近地皮,近日已建兩幢村屋,另外亦有數間村屋已獲批興建。侯太樂母親的農地,就在那堆村屋中間,阻礙發展。侯太樂指,自從他公開了事件,多次被人恐嚇,為保家人安全,他在全屋周圍裝上攝錄機。侯志強否認是堆泥主腦。侯志強雖為新界五大族侯氏後人,但族中輩份低,據悉他早年跟江湖中人張栢芝父親鬍鬚勇稔熟,又曾從事「白牌車」生意,接載乘客穿梭來往深圳。

侯在上水一直以簡炳墀馬首是瞻,○三年,簡落敗上水鄉事委員會選舉,退出政壇,侯志強於是自立門戶。○七年,侯終贏得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一職,自動成為北區區議員。自此,他逐漸疏遠簡炳墀,表面仍恭維。侯從政經驗極淺,但野心勃勃,他進身北區區議會後,不顧其他鄉事派反對,私下靠攏民建聯蘇西智,最終蘇、侯分別任區議會正、副主席。後台強硬的侯志強向來視政府如無物,他有部分業權的塱原濕地農莊,去年九月被指非法經營,規劃署更限令終止這個違例發展。不過,侯表明無意停辦,反指政府欺壓原居民,阻礙原居民的土地發展。




長實農地 升值百倍
除了土豪磨拳擦掌,大發展商更一早進駐新界北。早在九三年,長實當大股東的 Hilder Company Limited,以四百六十多萬購入塱原一大片農地,由於該地一直被劃為農地,不易更改用途;加上○三年,塱原濕地的生態價值因受社會關注,被列為「十二幅須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這幅地難有作為。事隔八年,政府去年推出了「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規劃諮詢,不但將塱原「開放發展」,更巧合地將長實的「農地」規劃成「住宅發展用地」;換言之,長實毋須申請改變土地用途,呎價百元的荒地,便變成呎價萬元的上水豪宅(毗鄰的 St. Andrews Place便呎價一萬)。有環保團體見到有關規劃大綱時,曾約見規劃署,官員亦坦言無可奈何,吐出一句︰「無辦法,呢個係現實,所有嘢都可以妥協!」居住在附近古洞北的村代表藍少虎直指,今次是菜園村翻版,「根本係官商勾結嘅項目,點解發展商手中嘅地將來全部變晒住宅用地,根本就係為發展商度身訂造!」









一晚填平你塊田
「我覺得林超英好有正義感,講其他人唔敢講嘅嘢。」前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簡炳墀說。居住在塱原附近河上鄉四十多年的侯太樂申訴,受「有勢力人士」欺侮:「阿媽噚晚種菜,第二朝返嚟竟然已經俾人填平咗塊地!」侯說,母親數十年來在河上鄉耕種,養大九兄弟姊妹,但在去年七月,侯老太的農田一夜間被人填平。他們一家雖又報警,又向多個政府部門投訴,但不得要領。

簡炳墀指沒村長首肯,外人無法入村倒泥:「有人倒泥頭,警察同區議會都干涉唔到,得村長可以話事。有外人走入去亂咁倒泥,如果事前冇村長批准,實俾鄉下人打死!」「村長同阿媽講幾次,叫我阿媽賣塊地俾佢發展,阿媽唔肯,估唔到搞成咁!」侯太樂口中的村長,是他同村兄弟侯志強。本刊翻查地契,北區區議會副主席侯志強與其他人士早在五年前以五百一十萬元購入了附近地皮,近日已建兩幢村屋,另外亦有數間村屋已獲批興建。侯太樂母親的農地,就在那堆村屋中間,阻礙發展。侯太樂指,自從他公開了事件,多次被人恐嚇,為保家人安全,他在全屋周圍裝上攝錄機。侯志強否認是堆泥主腦。侯志強雖為新界五大族侯氏後人,但族中輩份低,據悉他早年跟江湖中人張栢芝父親鬍鬚勇稔熟,又曾從事「白牌車」生意,接載乘客穿梭來往深圳。

侯在上水一直以簡炳墀馬首是瞻,○三年,簡落敗上水鄉事委員會選舉,退出政壇,侯志強於是自立門戶。○七年,侯終贏得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一職,自動成為北區區議員。自此,他逐漸疏遠簡炳墀,表面仍恭維。侯從政經驗極淺,但野心勃勃,他進身北區區議會後,不顧其他鄉事派反對,私下靠攏民建聯蘇西智,最終蘇、侯分別任區議會正、副主席。後台強硬的侯志強向來視政府如無物,他有部分業權的塱原濕地農莊,去年九月被指非法經營,規劃署更限令終止這個違例發展。不過,侯表明無意停辦,反指政府欺壓原居民,阻礙原居民的土地發展。
長實農地 升值百倍

除了土豪磨拳擦掌,大發展商更一早進駐新界北。早在九三年,長實當大股東的 Hilder Company Limited,以四百六十多萬購入塱原一大片農地,由於該地一直被劃為農地,不易更改用途;加上○三年,塱原濕地的生態價值因受社會關注,被列為「十二幅須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這幅地難有作為。事隔八年,政府去年推出了「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規劃諮詢,不但將塱原「開放發展」,更巧合地將長實的「農地」規劃成「住宅發展用地」;換言之,長實毋須申請改變土地用途,呎價百元的荒地,便變成呎價萬元的上水豪宅(毗鄰的 St. Andrews Place便呎價一萬)。

有環保團體見到有關規劃大綱時,曾約見規劃署,官員亦坦言無可奈何,吐出一句︰「無辦法,呢個係現實,所有嘢都可以妥協!」居住在附近古洞北的村代表藍少虎直指,今次是菜園村翻版,「根本係官商勾結嘅項目,點解發展商手中嘅地將來全部變晒住宅用地,根本就係為發展商度身訂造!」

恒基 新世界 分杯羹
新界東北的發展規劃,除益了長實,也益了在粉嶺北插旗的恒基和新世界。「恒基一早幾乎收晒成條村嘅地,呢啲係農地,第時就變成住宅發展!」馬屎埔村村民關漢貴指,數年前,當新界東北發展的計劃曝光時,恒基便開始在馬屎埔村積極收購,至今,幾乎整條村都已經被恒基收購。「而家仲有啲小業主唔肯賣俾恒基,恒基收唔到嘅地,政府就規劃成公園用途。你話如果唔係官商勾結,點會有咁啱!」關漢貴越說越氣憤。與馬屎埔毗鄰的石湖新村,就有新世界早早插旗。

「前兩年已經見佢哋打樁,我哋睇規劃圖,知道係起三層高村屋。奇怪在,三層高竟然打樁百米咁深?!」住在地盤旁的石湖新村村民林玉君指,當年地盤打樁時,他所住的寮屋震得不能居住,牆身出現裂痕,窗戶震碎。據聞,新世界先後多次向城規會申請,把三層高的樓宇加高成廿多層,不過申請被拒。怎料現在規劃大綱竟准新世界建高密度住宅。林玉君說,若規劃落實,新世界必定第一時間將這批只得外殼的村屋剷平,然後興建高樓大廈。

粉嶺北這幅農地,當年收購價不過十元一呎,他日若果起好樓,賣出去,一呎起碼四千。對於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被評為官商勾結的地產項目,規劃署發言人回應時強調,初步發展大綱圖上各個土地用途的建議是平衡過多項不同規劃因素的結果,屬規劃及工程研究的專業決定,絕無遷就任何人士擁有的土地。觀鳥會主席張浩輝指,塱原一帶幾乎是本港最後的保育地,若果容許發展建屋,勢必破壞本來的天然環境,趕走原本在內棲息的雀鳥。

在反高鐵一役中聲名大噪的公共專業聯盟主席黎廣德直指,這個規劃猶如高鐵翻版,他指自從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在○三年成立後,任何涉及發展的諮詢都應該有五階段的諮詢模式,亦應該有不同方案可供市民選擇,但今次的規劃卻違反一貫程序,政府不但沒有做好社會影響評估,只一味向錢看,隨時變成繼菜園村後另一個戰場!












列入保育地段 村民發難
有村民拒絕發展,也有村民因地劃入「保育地段」,不容任何發展,發達大計成空。上週,一班村民在通往塱原濕地的入口,掛上橫額,寫着「私人土地嚴禁進入及拍攝」,更大大字列明「違者格殺勿論」。上水鄉事委員會總務侯慶全直言,規劃中,政府將部分塱原地區劃入濕地保育區,既不收地賠償,又扼殺原居民業權發展。他估計受影響涉及的農地約佔 400至 500萬平方呎,按照農地賠償涉款約 3至 4億元。


1 則留言: